欢迎访问:色和尚最新网站-色和尚最新网址-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爱莲说】(12)

字数:615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二章:脚下升华

  因为平安夜和圣诞节公司有活动,所以无法应邀和馨玥去玩。26号正好是星期六,我还没有起床,馨玥早早就打来电话。不比以往,这次馨玥在电话里拜托我办一件事。她说李婻婻要到带一个新来的小妹入行,打算找个老客户免费当模特,一时间找不到人,问我有没有时间。我说我倒是有时间,但是如果是你自己带人入行我还愿意去当一回模特,问题是我和李婻婻并不熟(心想,虽然闻了半宿她的鞋),再加上有个更不熟的新人小妹,有点不习惯。馨玥又央求我半天,说无所谓的,我也可以指点小妹妹,我就只好答应了。

  中午11点,我去了馨玥的住处。进了屋我看到只有她自己在家,就问道:「小玥,李婻婻呢?」馨玥说:「哦,她去会所准备了,一会我带你过去。」我说:「还要去会所啊?」馨玥说:「当然啦,会所什么都有,肯定比家里舒服啊!」我说:「说是当『模特』,实际就是教具好不好……」馨玥笑着说:「大学生学完课程还得实习呢吧!让你免费且不限时的享受小妹的美脚,是个美差啊!」我反驳道:「美差?你当我猪啊!」馨玥说:「那你就为了朋友当一回猪嘛!走,请你吃饭去。」我俩到楼下一家顺口溜简单的吃点东西,就打车去了会所。
  进了会所,会所「前台」媛媛正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看到我和馨玥进去了,说:「小玥,又带这小哥玩来啊?」

  馨玥说:「不是啦,婻婻那边不是有一个实习的姑娘,叫什么来着,就是婻婻想让那姑娘熟练熟练,找他帮帮忙。」媛媛说:「哦,小文啊。那丫头是挺生疏的!」然后对我说:「小哥,你有福哦,小文可是纯正的大学在校生来做兼职,很美的脚哦。」我说:「别那么肉麻成不!大学生更没意思,什么都不懂。尤其是近几年的大学生,考试都考成机器了,会玩什么呀!」媛媛说:「你还真别看不起人家,说不定以后你都花不起找人家的钱!」我搂一搂馨玥,说:「我有馨玥就足够了。」

  馨玥笑着掐我一下,媛媛给馨玥递个眼色,馨玥会意的停止玩闹,媛媛小声对我们说:「别闹,让别人看见不好,前几天某人还跟朱哥打小报告,说小玥私下里接客人不带会所!」馨玥轻蔑的说:「操,让她说去呗,大不了不干了!我私下里接客户,她想接谁看得上啊!」我第一次听见馨玥说粗话,进到里屋我问她:「媛媛说的某人是谁呀?」馨玥说:「会所里的,你好像都没见过吧,会所的昵称叫倩倩,真名叫刘倩,高中辍学后就去广东了,近几年回来的,出道早,不过已经过了气了!据说初中时是个好学生呢!反正现在挺贱,总做幼稚的事。没事,朱哥不会信她。」

  我说:「朱哥是谁?八戒?」馨玥笑道:「会所的老板。是个超级恋足狂,我们来会所,都是他亲自过的筛子。」我惊讶道:「啊?过筛子?不会是……」我用手比划一下,馨玥踢了我一脚,说:「想什么呢?只是看我们的脚而已。他对脚的美观度要求超高的!」

  聊了一会儿,馨玥接了个电话,说了几声OK,便对我说:「走,婻婻那边准备好了。」

  听说马上就过去了,忽然有点紧张,我说:「我怎么还紧张上了呢?」馨玥说:「放松放松,没事的,婻婻又不是第一次见!而且婻婻的水平比我强很多,我其实就跟你瞎玩。」我说:「那不是还有个大学生么!」馨玥说:「一个新人你怕她干嘛?她一会儿做的不好你可以说哦,你可以指导她呀!你自然点!」说话间,就到了婻婻的屋子,推开门进屋,婻婻和一个女生正坐在沙发上等着。
  婻婻穿着皮衣皮裙,脚上是黑色高跟鞋,穿着肉丝。而那个小姑娘扎着马尾辫,大大的眼睛,两道细长的眉毛,睫毛微翘,化着淡妆,一副美人坯子,如果再打扮打扮,绝对是个美女。她上身穿乳白色的毛衣,下身是格子的短裙,光着腿脚,没穿丝袜,脚上是拖鞋。见到人,我反而不紧张了,馨玥跟婻婻说了几句话,对我笑笑,就出去了。婻婻说:「锋哥,终于有机会和你玩啦。不过今天主要是帮助我们这个小妹妹呢,掌握一些技巧,算是她的实习吧。所以还是以她为主导,我最多就是指点一下她的脚法。」我点点头,坐在沙发上,说:「嗯,知道。」

  婻婻说:「好。」然后冲那女生说:「小文,开始吧。」小文站起身,说:「哥哥好,我叫小文,是新来会所的,今天让哥哥享受我的丝足哦!」说着,走到一个洗手池边,把脚架上去,打开喷头冲洗脚,冲好一只,又冲另一只。冲完后,用一个淡蓝色的毛巾擦干。我知道这是会所的常规步骤,馨玥第一次接待我时也这样做,目的是让客人放心,脚是干净的,更不会沾到前一个客人的口水。只是后来我俩熟悉了,我又喜欢原味,馨玥就把这步骤省了。小文拿出两双没拆封的丝袜,一双是肉色,一双是黑色。小文说:「哥哥喜欢什么色呢?」

  我故意逗她说:「哥哥喜欢白色的呢。」小文娇嗔着说:「人家这里就这两样颜色!」我说:「好好好,那就肉色吧。」小文说:「好的。」说完,搬来个高脚椅,坐在上面,把肉色的封拆开,把脚放在我的身上,穿好丝袜,并紧贴着我站起来,把袜裆提好。这一举动,让我的身体有了反应,小文身上清香的味道,让我感觉颇好。

  小文问我:「我们开始了哦,咱们先热热身吧。小文现在有两种模式,一种是温柔可爱型的,一种是暴力女王型的,哥哥选哪种呢?」我说:「又是二选一?那选温柔可爱型的吧。」小文说:「好的!」她穿上高跟鞋,把高脚椅又升高一些坐在我面前,有点仰视。小文一只脚放在我的肩膀上,另一只脚递到我的手上,说:「不想看看我的脚呀?」我说:「想呀。」我捧起她的脚,把脚背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没有味道。

  我脱下她的鞋,隔着丝袜摸她的脚,脚软软的,隔着丝袜都能感受到皮肤的滑嫩。李婻婻在她耳边轻语几句,小文抬起放在我肩膀上的脚,用鞋底、鞋面蹭我的脸,我半推半就的一边跟她的高跟鞋亲密接触,一边抚摸着她的丝袜脚。她用鞋跟贴近我的嘴,我把嘴张开,鞋跟便顺势插了进去。她的鞋跟很细,金属的,插在嘴里凉凉的。鞋跟在我嘴里抽插几下便拔了出来,她自己把鞋脱掉,两只丝袜脚交替的在我脸上滑过。李婻婻这时上前,对小文说:「小文,有点太机械了。」说着也搬过一把高脚椅,坐在我对面小文的旁边。

  她脱下高跟,两只脚灵活的贴在我脸上。她的脚比小文的温热,略有点味道,下身顿时拱起来。李婻婻用脚交替的游离在我的脸上和身上,仿佛有种力量在把我的欲火点燃,扇旺。李婻婻停了下来,让小文继续做,这次小文完全照着李婻婻的方式,让我陷于她的丝袜深潭里。正在我无法自拔的时候,小文说:「咱们到床上,做一个全身的丝滑吧!」我点点头,说:「好的!」

  小文把脚从我身上拿开,站在地上穿上鞋。看了一眼李婻婻,李婻婻笑着说:「嗯,发挥得很好。可以出徒了。」我忽然想起刚才让我选的两种模式,对小文说:「小蚊子,你说我要是选暴力女王型,你会是什么状态呐?」小文说:「什么『小蚊子』啊,我叫小文好不好?」我说:「不,我就叫你『小蚊子』!快,告诉我,如果我选『暴力女王』型,什么效果?」

  小文说:「那好,就再试试暴力女王模式。准备好,变身了哦!」

  小文穿着高跟鞋站在我面前,非常高冷的样子。她抬起一只脚蹬在我的肩膀上,居高临下般非常蔑视的神情看着我,她用手指着我说:「小贱货,你丫的还敢坐着呢?给我跪下!」我想站起来跪下,却被她用力的踩住肩膀,我只好慢慢缩下去,跪在地上。她用脚踩住我的头,用力向下压,一边用力一边说:「你丫的脑袋低点,低过我的膝盖,别特么跪那么高,你不过是我用脚玩弄的狗!」
  我的头被她踩的叩在地上,她说:「这还差不多!现在允许你跪直!」我直直的跪在地上,看到李婻婻坐在对面笑着看我们。李婻婻说:「小文,这些我可没教你哦!原来你还有这一面。」小文说:「哎呀,婻姐,这是我看日本一些视频学的。我想有些顾客可能更喜欢这种吧,光用温柔的一面,未必能完全提起兴趣。」

  李婻婻说:「有前途啊,哎,小蚊子,你以后必然是会所的明星哦!」小文说:「婻姐,你怎么也叫我小蚊子!我就是根据个人兴趣玩完啦!」

  小文坐在高脚椅上,翘起脚对我说:「来,用你那贱贱的『费斯』蹭本王的鞋底。」我一时懵住,问:「费斯?」小文说:「就是你的脸,猪脑袋,费斯都听不懂!跟我读,f- a- c- e,费- 斯!我丫的真是懒得称呼你那东西为脸,
那么下贱,还不如我的屁股呢。」

  我用脸贴着她的鞋底蹭起来,因为鞋是在做情趣游戏时穿的,而且用完就清理,所以鞋底非常干净,蹭脸也就是做样子而已。「蹭够了就把鞋给我脱了!什么都用告诉,行不行啊你!」她呵斥道。我正准备给她脱鞋,被她踹了一下,她说:「别叽吧用爪子,用你那两片火红的『冒斯』!」我楞了一下,然后马上想到是嘴,赶紧用嘴叼住鞋跟,给她把鞋脱下来,好在是高跟,穿的不是很紧,如果是运动鞋或者皮靴什么的,我的「冒斯」恐怕没那么大本事脱鞋。脱完鞋之后,她把脚放在我身上,说:「在本王的丝足下,你撒着欢儿的犯贱去吧。」

  我用手模她的丝袜脚和腿,用脸去蹭,蹭得我有点心猿意马了。小文说:「好啦好啦,停!进行下一步啦!」说完收回脚,蹲下来对我笑着说:「下面你还继续暴力女王模式吗?」

  我说:「免了吧,你还是温柔可爱型吧。」小文笑着说:「走啦,我们去玩全身的丝足游走!」来到床边,在小文的帮助下,我脱掉衣裤,只留内裤在身上。我趴在床上,小文用脚在我身上游动,滑走,用脚趾脚跟按揉着穴位和颈椎。她坐在我的腿上,继续用脚在我背上、臀部游走了,时不时的把脚探到我的下身一下。俯身用手指在我身上轻轻滑动,弄的我浑身发麻。接着她用腿在我背上蹭,丝滑的感觉,让我恨不得马上翻身。

  过了一会儿,小文说:「现在翻身吧!」我翻过身,扫一眼下身,已经隆起很高了。这时小文站起来,把丝足贴在我脸上,向下滑到肚脐,然后脚趾慢慢向内裤里面探,马上要接触到了,又嗖的缩回去,接连几次,我有点吃不消了,但又不好意思让她马上给我做足交,只能忍到完。

  当丝足丝腿在我周身滑遍之后,小文刚要去试探敏感部位,婻婻走上床对小文耳语几句,然后用脚在我的乳头处打转,小声说:「下回注意这里,这样做几下。然后……」说着,脚隔着我的内裤在丁丁上迅速划过,「这里最好给他来个闪电式接触,让他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就来那么一下,效果更好。」我说:「小文,其实你一直忽略了我的大腿内侧,那里很敏感的,我和小玥玩的时候,她滑过那里,我就爽的要命。」

  婻婻用脚在我大腿内侧滑了几下,说:「挺有经验呀!」说罢,脚不客气的踩到了丁丁上,然后对我说:「可以脱么?」我说:「脱吧!」脱下来之后,婻婻用湿巾擦了擦上面的粘液,说:「锋哥,今天咱们先不释放可以吗?」我说:「什么意思?」婻婻说:「我想教小文一下阴茎按摩,以前只用假阳具教过,没拿真人做过。」我说:「按摩不也是为了释放么?」婻婻说:「不啊,按摩其实真的是按摩,可以用手做也可以用脚,为了让你们男性增加耐受力啊。」

  小文补充道:「是啊,还滋阴壮阳呢,你吃一车韭菜也比不上做一次按摩!」我说:「那好吧。」婻婻说:「原本按摩需要半小时,我教小文呢,主要是一些动作要领,不会让你人太久,做完了就给你释放。嘻嘻。」我说:「那你教她用脚?」婻婻说:「手脚都做一下,不会很久的。」我点头默认。婻婻脱下丝袜,盖在我的脸上,小文也如此这般。我把丝袜拿下来,在鼻子上嗅着,对婻婻说:「真坏,挡我脸干嘛?」婻婻说:「我怕你看到按摩过程释放出来!」我说:「靠,那我闻着你们的袜子不是放的更快!」我把丝袜拿到一边,闭上眼睛。
  她们在我丁丁上滴上润滑液,婻婻说:「之前教你的动作还记得吧?」小文说:「嗯,记得。」婻婻说:「他的还没有完全勃起,给他助点力!」小文说:「好的。」我睁开眼睛,扫一下下面,只见小文用手轻轻握住丁丁,上下撸搓,只几下,我的丁丁就完全勃起了。小文又倒了一些润滑剂在上面,她一手把丁丁按在肚子上,另一只手向前推,反复几下。婻婻说:「下一个动作吧,弄多了他坚持不了多久。」

  小文答应一声,双手把丁丁竖起,然后一上一下的握着,向上拧螺丝一样转动,转了两三下,双手伸平,搓了起来。婻婻说:「忍着点儿哦,我看你喘气都加粗了。」我说:「没事的,还能忍住。」小文笑笑,握住丁丁,用拇指按揉龟头,并在小帽边缘打着转儿揉搓。那种敏感的程度无法用语言形容,身体里的热血一浪一浪的涌动。

  小文用手指捏住我的龟头向上拉,我感到小腹有一团火在燃烧,她并没有停止,而是一手把这丁丁,一手揉捏这阴囊,然后把阴囊向上推,拇指用力按压会阴处。按了几下,进而向上按揉丁丁根部,之后慢慢放松,握住丁丁,上下套弄。婻婻笑着阻止道:「行啦,一会射了!用脚再来!弄完就给他释放吧。」小文用脚重复着上面的动作,当她用两只脚夹住丁丁,借助润滑液向上旋转着拧动时,我已经感到有些粘液流出来了。婻婻说:「实在忍不住就释放吧。」我说:「没事,还能忍。」小文用两个大脚趾按捏龟头,并在小帽边缘打转儿,我实在忍不住,一泄而出,喷了小文一脚。

  婻婻笑着说:「坚持这么久也不容易呀!」说着帮我清理下,我就去浴室洗澡了。从浴室出来,小文已经收拾干净,简单的休息一会儿,小文说要回学校,便穿上绒裤,套上一条深蓝色的牛仔裤,穿上白色棉袜。我说:「小蚊子,我可以闻闻你的棉袜么?」小文笑着把脚伸过来,说:「好啊!」我把鼻子贴上去,闻了闻,味道不大,但也略有微臭,很舒服。小文说:「这么喜欢原味啊,唉,回头送你一双!」我说:「好啊,那先谢谢了。」小文说:「我的鞋在鞋柜里,帮我拿来吧。

  你也可以闻闻哦!「我打开鞋柜,拿出里面的雪地靴,把鼻子贴近靴口闻了闻,也没什么太特殊的味,和她袜子差不多。小文给我留了联系方式,便回学校了。我本打算去找馨玥,但是婻婻说馨玥下午有客人,我才作罢,只是心里有点醋意。婻婻说:」吃醋啦?没事啦,毕竟这是她的工作。我和馨玥是好姐妹,你是她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你也可以去家里找我玩的!「我说:」那谢谢喽!「

  晚上,馨玥洗过澡,跟我回我的住处,在楼下简单的吃点东西,进屋后,馨玥问我:「怎么样,那小姑娘做的舒服吗?」我说:「还行,挺舒服的!只是没舔她的脚!」馨玥说:「舔脚机会有的是!下午释放了吗?」我说:「释放了。婻婻教她做阴茎按摩,按摩中释放的。」馨玥说:「哦,那是她手生,如果是婻婻做,你能坚持到最后。」我说:「馨玥,你会吗?你给我做呗。」馨玥说:「我要是会不就早给你做了么!我是真不会,所以这个还必须得婻婻做。等哪天我跟婻婻说说,让她亲自给你做一次。」

  我说:「馨玥,其实,下午释放的不是特别爽。你能给我足交吗?」馨玥瘪了瘪嘴巴,说:「好吧,只要你能吃得消。」我说:「没事,吃得消。」我脱掉周身的衣物,铺好一次性床单躺在床上。馨玥笑着说:「我今天穿着棉袜给你做吧。」我说:「好啊!」我两腿分开,馨玥坐在中间,棉袜脚接触丁丁的一瞬,仿佛一股电流涌遍全身。她用棉挖脚夹着丁丁轻轻撸搓,快感一浪一浪的袭来。
  我说:「玥,你穿棉袜给我做足交,是我想到了我的第一次足交经历。」馨玥说:「哦?对呀,你该跟我说说你第一次足交是什么时候了吧?」我说:「嗯,做完就和你说。」馨玥加快动作,说:「第一次是姜娜给你做的?」

  我说:「不是她。那个女人,算是我的老师吧。」馨玥不再说话,只是脚的频率加快了。不一会儿,我便释放出来。馨玥把袜子脱下来,给我擦了擦丁丁,便扔进了垃圾桶。我起身用湿巾擦净身体,穿上衣服,馨玥帮我收拾床,一边收拾一边问我:「你说第一次用脚给你释放的是你的老师?怎么回事,讲讲哦!」我靠在被子上休息,拉过馨玥,把她的脚揽在怀里,把大脚趾含在嘴里吮吸,我说:「好,我给你讲。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