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色和尚最新网站-色和尚最新网址-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无名少女

无名少女

无名和身边的这位少女已经在森林里面走了大约3天了。

说到无名,这个并不是他的真实名字。

只是作为一个无名无姓无记忆的人苏醒的他,也没有别人给他起一个姓名。

因此在他和少女结伴之后,少女就称呼他为无名了。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无名一边走,一边问着身旁的这位导游。

少女抿了抿嘴唇,清秀的面孔之上带著名为没有表情的表情,缓缓说道。

「城镇。

」「哪个?」「最近的那个。

」无名摆出一副无奈的样子,用手撑了一下额头。

「明明长得这么可爱,怎么对我这么爱答不理。

」心中的话却又不能放在明面上讲,只能憋在心里闷自己。

不爽的同时,无名也再一次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身旁的这位少女。

五官精致,一头齐背的黑色直发简单的梳理飘落而下,上身穿着的是白色的长衫,而长衫的下摆露出了穿着白色软长裤的玉腿,搭上简单的行李挎在身旁,青葱的手指上带着一枚戒指。

而腿上穿着一个简单的布靴,腰间别着的是她的配剑、钱袋和一个玉佩。

除了鞋底的一些泥土,其他的都是洁白的颜色。

少女大概到无名的肩部左右,而无名自己则是大约有七尺左右的身高,或者说,1米8左右吧。

而反观无名自己,则只是一套和他醒来时就在身边的一些装备,除了那把比较好的剑,其他也就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了。

「你想起什么来了吗?」少女在一个分叉口停了下来,转头问了无名这句话。

「没有。

还是一片空白。

」「说来也奇怪,这迷雾森林里,竟然躺着你一个这样的人,身上没有伤口,自己也没有记忆。

不过你这个人倒是不一般,身上的功力超越常人,这一副身体也应该是修炼过得,我看你应该也是一个在江湖上飘过,甚至是有名气的人吧。

」少女这一番话倒是让无名陷入了思考,自己无名无姓,却空有一身本领,若是在城镇里估计是要被人嫉妒死啊。

「那你觉得你打的过我吗?」无名倒是返还了一句。

「五五开吧。

」不知这是那个少女的肯定还是嘲讽,无名也就点了点头,等待着少女觉得他们的方向。

「中午了,我们在这边先休息一会儿吧,吃点东西上个厕所啥的。

」少女的刚说完话,无名就开始在这个分岔路口找地方坐下来。

而少女在坐下之后就从她那个神奇的戒指里取出干粮。

不得不说,没了少女的干粮,无名是铁定会饿死的。

虽然少女在捡到无名的时候并没有带他上路的打算,不过在认真审视一番之后,或许是因为他的能力,还是带着他走了下去。

一边吃着干粮,他们两又开始了一轮闲聊,这种聊天只是活跃气氛的,也没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而少女也就随意的回回话。

吃完了他们就上路了,两条路看上去一模一样,无名在等待少女收拾的时候瞎逛逛,发现了一个废弃的路牌。

路牌上一个写着到「主城」,一个写着到「血狱」,无名当然是对这个没什么印象,而少女见了,说:「两个地方都行吧,先走再说,反正我们也不知道那条路是去哪里的。

迷雾森林可是没有回头路可以走的。

」选了一条路,大约走到了森林的尽头,前方的路都变得不一样了,这一看就不像主城的地方,无名也就知道这里是血狱了。

而少女则撇了一下嘴,让无名保持警惕,因为血狱是邪修们的地盘,虽说他们两个旅行者不是邪修们的目标,但还是小心为妙。

两人躲在树的背面,看着四匹魔马载着两辆马车在狂阔的大路上慢行着。

驾车的都是邪修们,而车里的东西。

「是被邪修们抓的奴隶。

」少女说到。

由于马车上都是围栏,所以两人也数不清有多少个妹子被抓了过来。

看见车上的女孩们以人柱的姿势绑好,身上一丝不挂,有的是穿着丝袜,嘴上都带着口球,银丝顺着口球而下。

无名被少女挡住了。

「不要急,即使是要救她们,也不能冲上去送死。

」带头的马车的车夫显然就是这批邪修的首领,穿着巨大的铠甲。

而两辆马车上的车厢里面邪修们都在肆意的淫虐这被抓的奴隶们。

如儿现在就被一名邪修给抓了起来,作为家里的大小姐,身旁还有另一辆车的女孩都是她的家眷。

穿着丝袜的腿上留下的是混合的不明液体。

就在她等着要被那几名邪修给开苞的时候,一名邪修突然没了动作。

随着一名邪修的倒下,无名和少女就冲了出去。

那么那名邪修为什么会倒下呢?原来是少女的飞刀刺进了他的脖子之中。

两人拔出剑开始与邪修对决。

邪修们人数不多,怕死的就直接逃命了,而留下来和他们干架的也就寥寥三四个。

不得不说少女和无名的配合很有默契,少女用着暗器和细剑收割人头,而无名用着他自身的「天赋」也可以打出自己流派的剑法。

就在双方僵持之下,一名邪修抓起了车上的如儿,把她挟为自己的人质。

「你们懂得」。

邪修向着无名和少女喊话到,一时两人保持姿势不动,等待着最好的时机。

如儿漂亮的眼睛瞪大,望着两位见义勇为的恩人,自己呜呜直叫,贝齿恨不得咬碎口中的口球。

两人也无法乱动,对面的邪修仗着人质也在盘算着他们的条件。

「血斧大人,你说我们该怎么办?」血斧应该就指的是那个手持巨大血色战斧,骑着魔马的首领了,这应该是他的代号。

而那血斧也就回了那挟持着如儿的邪修说,「男的杀了,女的抓了。

」话音刚落,无名只见身边的少女似乎元气大开,细剑上裹上了一丝黄金色的剑气,而她那修长玉腿也在微风中划出优美的一丝曲线。

无名知道少女虽然是想要救女孩她们的,但也不会傻到拿自己的安危做做赌注。

眼看着那邪修的刀在那位女孩的脖子上越来越近,少女抿起了嘴唇。

「三」对面开始倒计时了。

「准备了。

」无名也不知少女是如何告诉他这句话的,她明明没有动嘴。

显然他们是不会投降的,他们二人准备要开始反击。

而此时的如儿眼泪直流,「二,你们还真是冷酷啊。

」如儿也明白对面可能是要放弃自己了,毕竟自己对于他们只是一个陌生人。

「呜呜呜!!

!」如儿的娇躯被拉得笔直,眼泪倒映着阳光。

那个邪修的「一」的一声刚落,少女就和无名就分头行动,少女用极快的速度从背后击倒了那名邪修,而无名则救下了那位女孩,砍断了她的塞口球。

「谢谢谢谢!」如儿只有对自己的救命恩人们连声道谢。

而无名没有时间解开她身上复杂的绳索,只有先把她放在了两人的身后,远离战场。

「废物一群。

」血斧骂了那些逃走和死亡的邪修,「就整天知道玩女人,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练功的。

」血斧眼看自己身边的那些邪修也没什么战斗力,就端起巨大的斧头,驾着马匹冲向了少女。

无名见着血斧冲向了少女,自己也开始冲向少女。

无名体内的功力在他的召唤之下突然大涨,无名也顺势的将功力凝聚在了剑刃之上,打向了血斧的坐骑。

在接触的一瞬间长剑把血马给击翻了,而血斧也倒了下来。

「妈的,怎么会?」血斧想办法直起身,可是自己全身的盔甲太重,想必是一时半会儿起不来的了。

少女被无名的攻击一惊,突然愣了下来。

而就在无名准备结果血斧的时候,一个妖艳的女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还好血姬大人早有准备,派我来查看你们的情况。

」那声音是靠近少女的。

在后面观察的如儿刚叫出「小心鞭子」四字,少女就被那声音的主人一鞭子打趴在了地上,无法反击了。

「小妹妹,正面袭击你可干不过我。

」无名抬起头,看到那妖艳的女子穿着火辣,左眼被刘海遮住,身后的波浪长发及臀。

穿着暴露,带着黑色手套的双手中提着一幅黑色的鞭子,那就是刚刚击倒少女的鞭子。

而此时血斧也慢慢在武器的支撑下站了起来。

「好你个琳靡,竟然跟踪我。

」,琳靡则不耐烦的回了一句,「不跟踪你你不就要被这两个小鬼头干翻在这里了吗。

」,「不管这么多了,赶紧解决回去。

」血斧起身似乎也无心恋战。

而无名刚摆好姿势准备迎战,少女又吃了几次鞭子。

「老实点哦,小妹妹。

」那妖艳的声音酥麻酥麻的。

无名刚要冲向少女,自己却又不知道她的名字,喊不出什么东西来。

「叫我叶月。

」叶月不知是用什么方式把这个名字传到了无名的脑中,「还有,不要救我,快逃。

」「当心斧头。

」而身后如儿的一句话使得无名把头转向了血斧,无名尝试着再一次运功,用长剑挡住斧头,以免伤到自己身后的女孩,但是功力终究有限,长剑也抵挡不住巨斧的砍击,剑虽然没有断也弹飞到了一边,无名自己也不知在被砍之后还是死是活,快要失去意识地倒下了。

无名看到此时叶月已经被琳靡给绑了起来,下体的白色软长裤被撕了个粉碎,身上的白色长衫也化为了碎片。

而脚上的布靴也被丢在了一旁,她纤细的玉在那软长裤之下还穿着一双洁白的白丝袜,丝袜勒紧了大腿的根部,可以看到微微勒紧的痕迹。

除此以外身上就是一丝不挂了,胸罩和内裤也被不见了踪影。

叶月此时的雪白肌肤就暴露在了空气之下。

「呜呜呜……」叶月能够发出的也只有这蚊子一样的声音。

自己洁白的脸上被戴上了一个乌黑的口球,口球上挖了洞,而银丝顺着口球的洞流下来。

同时咬着口球的双唇因为自己的全身被绑成o形而有一些惨白。

她的双手交叉在身后以w形的被死死的捆缚住,脖子上被戴上了一个玄铁的项圈,背后的双手被反吊在了项圈之上,一根根手指被银丝缠绕,相互约束着另一只手上的手指。

而她的双臂也被反扭到了极限,泛着乌光的黑绳勒地十分紧,绳子旁边原本的洁白肌肤也变得有一点点的紫红色。

叶月前身并不大的胸部也没逃过厄运,它们被琳靡从根部套紧并且收紧,她的两只不大的乳房也硬生生地扩大了几个尺寸。

胸前的绳子像是8字形的围绕着她的胸脯,而两个乳头之间也被银链链接,那链子比原本两个乳头的距离小了不少,还得叶月的乳头被收紧,十分的难受。

而叶月在身后绑死的双臂又被一条黑绳极限反吊在了香颈之后。

由于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叶月仅存的丝袜上也沾上了汗水,变得有些半透明,有一种朦之感。

而在上身的黑绳则是引了出来,在叶月的股间穿过了股绳。

弄得叶月的脸上泛出了微红。

从股间之后又开始把她的白丝美腿从根部开始捆绑了好几圈,膝盖,小腿,脚踝。

而脚底板上琳靡也用黑绳隔着白丝把叶月的大脚趾给绑在了一块并且串上了脚踝的黑绳。

如此严密的捆缚没有给叶月一丝挣脱的机会,而最后则是将这绑好的白丝双腿极限反折,一头黑色直发被黑绳编成了鞭子一样,把叶月的白丝脚底上大脚趾捆缚的地方连接在了一起,使得叶月的白丝小脚紧贴自己的后脑勺。

而项圈上引出来的黑绳也捆住了白丝脚踝上的绳子。

使得叶月的白丝小脚底板是离不开她的后脑勺了啊。

而由于这个姿势实在是太过于极限,大小腿之间即使是用黑绳相连也没能够紧紧并拢,不知是叶月的柔性好还是黑绳子的韧性强,而那两个乳头间的银也连接到了她的股间,似乎琳靡这个妖艳贱货也在她的三个孔洞之处装上了按摩棒,而那银链也就连接在了股绳和按摩棒之上。

相信震动会随着链子传到各处吧。

叶月显然是动弹不得了,她即使挣扎也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加大的苦难。

她的前额被打散的秀发给遮挡了不少,乱发下的眸子也只有痛苦之意,和那在深处的最后一丝坚毅。

而在叶月的项圈上,双臂上和膝盖处又结下了黑绳,叶月就轻易的被琳靡给用单手给提了起来,着实像一团「肉块」。

无名此时趴在地上,也快要失去意识了。

而他身后的如儿依旧是被五花大绑的,被血斧给提回了车上。

而叶月也被扔进了那一群被抓的奴隶之中,当然她现在也是其中的一员了,而无名最后一眼看到叶月无奈地挣扎发出呜呜的呻吟,晶莹的液体从下体流了出来,眼神也向他这边看去。

无名不知琳靡是如何在几秒之内把叶月捆缚成这副连最低贱的奴隶也不会承受的姿势的,而他自己也在受伤和失血之中慢慢地失去了意识,之间那两辆马车一前一后,载走了他们的战利品。

而无名却无可奈何,昏死了过去。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天下名捕 下一篇:女侠中毒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